浮生尽

浏览量:31 次

之前,电视剧《华胥引》热播,我也稍稍瞄过几眼,主人公的故事倒是不感兴趣,唯独对《浮生尽》里的宋凝与沈岸念念不忘。那样的阴差阳错,那样的爱恨交缠,那样的生离死别,那样的情天恨海,令每一个观者都为之唏嘘不已。主人公的柔肠寸断,魂断神伤,都真真切切,再不是虚无缥缈的故事。

昨晚捧起《九州·华胥引》,开篇便是《浮生尽》,一遍读下来,依旧忍不住为主人公洒了几点泪。那样的伤痛,似乎透过文字,漫入了我的心扉。即便如此,我还是忍不住重读了一遍。带着这个故事翩然入梦,并未好眠。一觉醒来,觉得必须写点什么祭奠这样一段伤感的爱情。却在执笔时,无从下笔,因再深沉的文字,都不足以叙尽宋凝和沈岸的这一段情殇。

还记得万军丛中的一杆红缨枪吗?还记得那穿花蝴蝶一般的紫微枪法吗?还记得那血火烽烟里的绝色倾城吗?还记得那跨越国仇家恨的爱情吗?想来,是无从忘记的。谁又能忘记那女子爽朗的笑容、飒爽的英姿、决然的爱恨?忘不了那个从黎国军中走出的角色女子,忘不了那个跨过烽烟在两千具尸体中翻出沈岸的女子,忘不了那个不惜自身翻越雪山救了沈岸的女子,忘不了那个带着满腔爱意和深情从黎国远嫁姜国的女子,忘不了那个爱恨里煎熬挣扎的女子,忘不了那个宁愿生活在幻境里朝为红颜、暮为枯骨的女子,就像忘不了她颊边深陷的梨涡一般,亦忘不了她,宋凝。

她是那般的明艳,那般的刚烈,那般的爱恨分明。战场上,她流血不流泪,是铿锵的玫瑰。情场上,她是妖娆的红莲,温柔而多情,有伤有痛,有血有泪。拿惯了枪的她,又怎能想到自己竟然在感情的世界里败得一塌糊涂呢?曾经的一怀柔情,曾经的满腔爱意,曾经的痴恋苦心,都为命运碾为齑粉,再不复当初的美好。那个她曾经深爱的人,那个她托付一生的人,那个她寄予了少女如诗情怀的人,终究负了她,负了当初的誓言。

怪沈岸无情吗?怪柳萋萋横刀夺爱吗?怪命运弄人吗?太多的阴差阳错,太多的误会难解,终至一切都不可挽回。沈岸是专一而痴情的人,只是误以为柳萋萋是自己的救命恩人。这一误,便有一负。负了宋凝,也误了自己,牵出一世的憾恨。看着他搂着宋凝森然的颅骨,轻柔低语,又怎能说无情?只是,他终究不愿相信自己爱上了她,怕自己负了柳萋萋的救命之恩。他又怎知,这个决然一死的女子才是自己本应该全心全意爱护的人?

有一句话叫缘深情浅,说的似乎是宋凝和沈岸。跨过烽烟的姻缘,如血火一般妖娆明艳,亦如血火一般惨烈不堪。如果一开始宋凝便告知沈岸自己的身份,如果沈岸醒来一眼看到的是宋凝,如果沈岸肯听宋凝解释,如果沈洛没有溺水而死,那么,一切是否便会不同?他们的爱情,可否最终得着一个圆满?正如宋凝宁愿选择在幻境中带着沈岸的爱而活着,也不愿忍受现实中这般的伤与痛,如果终究不会成为现实,一切都无法改变。

爱之深,恨之切。沈岸终于知道了真相,终于知道了宋凝所承受的一切,奈何一切又都无法改变,不能重来。那个爱恨入骨的女子,选择一把火把自己烧了,连骨灰也不愿留给他。决绝如此,岂非因为伤的太深?哀莫大于心死,沈岸选择葬身于苍鹿野的战场,是想让一切回到最初。人生不若初见,她在梦中,他在黄泉之下,还能覆水再收吗?

茫茫苍鹿野,碧血染了一层又一层,绿草繁芜了一季又一季,谁还会记起曾经开始于此的一段惊心而惨烈的爱恨?一段爱恨尽浮生,换得梦里梦外生死殊,换得白骨森森埋荒野,换得碧落黄泉永不见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浮生尽
上一篇:我爱你,宝贝
下一篇:我就是我